下课后一个人搭上拥挤的电车,狭窄的车厢内夹杂男人的古龙水、女人浓
的香水味,这个时候是学生、上班族下班、下课的尖峰时刻,我扶着上端的把手
直望着窗外飘过去的景色,心里回想昨晚母亲在爷爷房里的情景……

  平常这样贤慧端庄的妈妈居然是骨子里淫蕩的婊子,爲了一大笔的遗産,甚
至可以出卖自己的肉体,这样岂不汙辱了做儿子对她的尊敬,竟然如此,我也一
定要想办法让我肿胀刚硬的鸡巴,插入她浪骚的肥穴。

  想着想着,嘴角不禁泛起恨意,这样的情绪转变源自从小对母亲的爱慕,妈
妈是我第一个拥抱过的女体,无论如何,每次看到她殷勤的照顾爷爷而疏远了我,
最后还将美丽的胴体献给老不死的爷爷,这样强烈的嫉妒感使我沸腾。

  妈妈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嫁给爸爸,爷爷对他们的婚姻始终不赞成,因爲爸爸
是长子将来势必继承爷爷多数的産业,就在爷爷爲爸爸规划好未来的前途,这时
爸爸竟然正和小他十岁的妈妈陷入热恋,这也许就是爷爷一直未把遗産完全分配
给父亲继承的原因吧!

  继而酿成现在家族分裂。这麽说来妈妈真是所有祸源的主因了,现在她也想
扬眉吐气,所以才跟爸爸计划好,準备色诱爷爷以达到遗産大部份的继承权吧!

  再说,母亲年轻具有成熟女人风韵的身体,又岂是爷爷那老不死的可以拒绝
的。

  「嗯!难道说爷爷一直妄想拥抱母亲的肉体?」

  这想法使我背脊一阵凉意,如果真是如此,那当初之所以反对爸爸跟妈妈结
婚,岂不是因嫉妒而産生的情愫?

  「没错,一定是这样……」这麽说,最可怜的还是爸爸,自己的妻子居然是
使自己不能继承庞大家産的祸端……!?现在不仅要戴绿帽,将来在家中的地位
又岌岌可危,母亲这一身罪恶的美丽女人,她那骚浪的淫蕩身驱里,不知隐藏了
多少不爲人所知的阴谋,这股轻蔑不齿的恨意将我燃烧,爲了爸爸我绝不能原谅
她。

  这时车内一阵摇晃,所有人堆挤向同个方向,站在我右前方的女人熟悉的身
影让我停住思考。

  「咦!这女人像极了二伯母……?」

  我好奇的端详眼前这个穿着入时的女人,直发垂肩,水蓝色一套的洋装,加
上短裙把身体的曲线衬托的异常窈窕,一双长腿比例均匀配上稍白的丝袜,美脚
套着白色的高跟鞋,咫尺之间我竟没发现这样的美女。

  我悄悄的挪动身体靠近她,她侧脸的线条似乎在哪里看过,碍于人潮拥挤我
只能在紧贴她身后,她好像也发现我不安定的蠕动,轻轻的摇动身体,这下可糟
了,她的臀部竟然贴着我的命根子,我感觉到肉棒逐渐的充血挺举起来……

  「啊……好有弹性的臀部……」

  鼻间飘着她身上的香味,这要命的催情剂使我的下面更快産生变化,这时车
内又一阵摇晃,她无可依靠的倒向我,我快撑破裤子的小弟弟不偏不倚的刚好顶
着她的臀部中间她身体轻微的一阵颤抖,坚硬的小弟弟鼓胀起来,她臀部外的衣
物陷了进去。

  「啊……这麽柔软的臀部,如果能让我狠狠的摸一把的话……」可是周围都
是人,万一被发现那我不就完了……

  「只要我小心一点就好了……」想到这,淫心一起我也顾不了许多,慢慢的
把手伸进她的裙内,手掌在她圆滑充满女人气息的臀部上揉捏,透过丝袜传来的
皮肤触感,感觉更爲兴奋。

  她厌恶般的稍稍扭动臀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手指更得寸进尺的探向她
肥厚的阴户,一股淫欲的念头强烈的沖击脑门,隔着内裤我狠狠的将中指顶着她
的洞口,她的秘处毫无準备遭受袭击,不由得闷哼一声∶

  「嗯……!」

  深怕旁边的人发觉,我改爲温柔的骚弄大腿内侧,她似乎开始性感起来,内
裤底下渗出了蜜汁,我发现这个女人如此敏感,大胆的翻起短裙拉下丝袜至大腿
处,手指可以感觉内裤旁露出些许阴毛,细柔杂乱的被内裤包覆着,我接着把她
的内裤褪下,放心的抚摸早已湿透的桃花源洞,正当我的手指即将进入穴内她突
然抓着我的手,使我动弹不得。

  「啊……糟了!如果她大叫色狼怎麽办!」正当我进退维谷之际,她缓缓半
别过脸来,用纹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不……不要……」事到如今,我岂能半途
而废,不得已只好拉开拉炼,把账痛的鸡巴掏出来,在她的两股中间不停的摩擦
起来……

  「嗯……嗯……」她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也微微的哼着,趁她手放松之际,
我压着她的下腹贴紧自己,腰部一挺,大鸡巴狠狠的从后插进她美妙多汁的肉洞
里。

  「啊……」

  她感觉到自己的阴穴里有异物闯进,全身颤抖的厉害,我已经忘记其他人的
存在,随着车厢的摇动,大老二一进一出的干着。

  「嗯……喔……嗯……哼……」

  随着我狂抽猛送她逐渐提高声浪,在这衆人环绕的场合还是第一次这麽搞,
额外的刺激使我很快的达到顶点,不一会儿就将阳精射入她的肥穴深处……

  「啊……啊……」

  「喔……嗯……嗯……」

  我和她都不禁呻吟叫了出来,适逢火车正驶经铁桥发出巨大的声响,以致掩
盖了我们的声音,我趁没人发现赶紧收拾裤裆,她还停在昏眩的当头没回过神,
等火车靠站我抱起书包钻过人群,穿过地下道正得意没被发现,有人从后拍我的
肩膀∶「你别走!」

  一个女人急促的声音,我心想完了……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

  「啊……淑倩姐,是你!」

  淑倩姐满脸胀红的看着我不发一语,一身水蓝色装扮,果不其然,刚刚的女
人居然是她,难怪我觉得背影似曾相识。

  「淑倩姐……我……我不知道……是你……呃……」

  「小鬼……你……你敢吃我豆腐!」

  「呃……我不是故意的啦!」

  「你……你一定常常在火车上这样,对不对?」淑倩姐眼眶里滚着泪水。

  「没没有,我看你背影很美,才才会……」

  「你骗人……」

  「真的,我只是情不自禁嘛!」

  「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是啊!」

  我真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淑倩姐恨恨的看着我,使我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
起来,良久她沈默不语,我心里有数这下惨了,要是她回去告诉爸爸我可会没完
没了,小时候的事现在又鲜明的浮现脑海……

  「那你要答应我……」

  「嗯?答应你什麽?」

  「就是……就……如果怀孕你要负责啊!」

  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指的是这件事。

  「呃……我我知道……那那……」

  「那什麽?」

  「你不会把这件事告诉……」

  「那要看你的表现罗!」

  「表现?」

  「没想到你人小鬼大的,还装蒜!」

  「呃……淑倩姐……你的话我不明白。」

  「你好坏哦!」淑倩姐脸比刚才更红,我突然明白她的意思,原来这女人也
是一只淫兽,显然她对于我鸡巴的尺寸感到癡迷。

  「那…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好好对待你的。」这句话是我套电影里的台词。

  「你讨厌,敢欺负姐姐。」

  接着,她挽着我的手臂一改往常的态度,对我亲声细语的,很显然的她已经
被我征服了。

  往后的日子,我和淑倩姐经常在家里做爱,有时在厨房有时在房间,她的性
欲特别强烈,幸好我年轻体壮还可以应付,只要她想要我们甚至会在火车上进行,
她说这样感觉很淫乱很喜欢,我时常将灼热的阳精射进她子宫里,让它潺潺的沿
着大腿流下不许她擦拭,她的浪样简直跟二伯母没两样,这样的生活过了一段日
子,有一天跟她办完事躺在床上……

  「小鬼,年纪小小这根肉棒就这麽坏,每次都快被你入穿了。」

  「嘻嘻,淑倩姐你还不是爱死它了,不然你刚才怎麽会那麽浪。」

  「死相!我怎麽知道只有你的最好。」

  「难不成你没试过别的男人?」

  「我怎麽有可能……」她结结巴巴的满脸通红。

  「那……你想试试吗?」我索性试探着问。

  「小鬼……你怎麽这样说……我……」

  「其实,我知道许多秘密,想不想知道?」

  「咦?什麽秘密?你快说。」

  于是我把二伯母跟家荣哥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她,连三伯母跟二伯的奸情都
忠实以告,她彷佛当头棒喝,一时之间难以相信,但我看得出她的眼里泛起异样
的色泽,真不愧是一匹淫兽,听到自己母亲遭弟弟逼奸、父亲跟别的女人合居
然没有巨大的反应,反而舔着嘴唇眼神闪耀着光芒。

  「真不敢相信,家荣居然逼奸妈妈,难怪爸爸都不再正眼看她,原来他跟三
伯母……」

  「淑倩姐,你们大人是不是都很不老实,也难怪,这种事做了一次就会上瘾,
我想二伯母她也是需要嘛……」

  「小鬼,你怎麽可以这麽说?」

  「因爲我看到二伯母和三伯母还有你,在做的时候都不像不舒服呀!」

  「你这小鬼头,好像挺了解女人似的。」

  淑倩姐娇嗔着似乎也没有不悦,反而只是讶异我会这麽说,于是我便更大胆
的说∶

  「淑倩姐,如果我们都跟自己家人做这件事,你不觉得很棒吗?」

  「什……什麽?小鬼,你胡说些什麽?这可是乱伦啊!」

  「淑倩姐,抛开世俗礼节的时候不才是真正的自己吗?再说,我们会在一起
不正因爲如此?」

  「……」

  淑倩姐没话反驳,我想她已经有点动摇了,我继续说∶

  「难道你不想试试家荣哥的肉棒?」

  「胡……胡说,我是他姐姐,怎麽会……」

  「你不觉得当你听到二伯母跟二伯的事,让你莫名的兴奋吗?」

  「这……」

  「好吧!那我就老实告诉你,其实二伯母可是舔过我刚刚插过你的这根肉棒
喔!」我指着小弟弟不以爲然的说着。

  「啊!真的……!?」

  「好姐姐,我怎麽会骗你呢?我自己也很想试试我母亲的淫洞哩!」

  「小……小鬼……你当真?」

  「当然啦!如果我们一家人都有这一层关系,那就不会你争我夺的抢家産了。」

  淑倩姐脸一红一青,心里一定在做前所未有的挣扎,虽然我天真的把心里的
计划全盘托出,瞬间对她造成的沖击自不在话下,但这女人流有与二伯母相同的
血液,她何尝不想一试。

  「淑倩姐,放心吧!我想不光是家荣哥,家里的男人一定都很乐意将肉棒献
给你的。」

  「我……我不知道。」

  「一切都交给我吧!」

  「………」

  其实我最终的目的仍然是妈妈,只是我必须让淑倩姐先尝到甜头,才能更进
一步说服她去引诱妈妈,如果家族里有大多数的人都发生关系,那表里不一的淫
乱母亲,很快就会露出原形,在这之前爸爸才是最大的难题。想着想着,眼皮逐
渐下垂,这恶淫的计划已经慢慢萌芽……

  「你说什麽?」

  「我还不是爲了我们好,你就暂时忍耐一下,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呀!」

  「你……你这样岂不是要我……!」

  「阿辉,你认爲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呜……你这死鬼,我都已经是你
的人,而且小刚都这麽大了……难道你一点也不相信我?」

  一大早一阵说话声彼起彼落把我吵醒,我睁开惺忪的眼睛,还搞不清楚是谁
的嗓门这麽大扰我清梦,我挣扎着从被褥中爬起,心里没好气的正想推门而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琼琳,这事如果让小刚知道,你叫我们日后怎麽再以
人父人母自称?」

  「嘘……小声点!阿辉,你我别说小刚还小不会知道的啦!」

  我心头一惊是爸和妈的声音,这两人在我房门外不知在说些什麽,没头没尾
的我纳闷半天。

  「……」

  「唉呀……你别犹豫不决了,现在弟妹们哪个不奢想爸爸的财産?好不容易
占到一点便宜,我如果不继续迷惑这个老色鬼,哪天被后来居上到时我们连一毛
钱都没有!」

  「可……可是……你是我老婆啊!我怎能眼睁睁的看你送上门去?」

  「所以我要你忍耐嘛,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就算爲了小刚爲了我们这一家
子的将来,暂时的嘛……」

  「…………」

  「好了!我说完了,死鬼你自己好好想想,不管你怎麽说我都决定了。」

  「好……好啦!你都决定了,我还能说什麽?」

  「嘻……这样就对了!」

  原来妈妈之前的诡计只是开端,她变本加厉的想要霸占所有的家産,爸爸当
然不同意妈妈用肉体去换取这一切,以男人的角度来说,岂能让自己的老婆任人
鱼肉,而自己一声不吭的,这种天大的羞辱任谁也受不了。

  难怪两人一大早鬼鬼祟祟的,妈妈不知是真心爲我们这一家子牺牲,或是生
性淫蕩去倒贴爷爷任其玩弄?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变态的母亲才能想出来的奸计,
爸爸真是可怜,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让成熟动人的母亲,以其冠冕堂皇的理由,在
爷爷那个色魔眼前大大方方的褪去衣衫,将美妙多汁的淫洞尽其充满他宝刀未老
的阳具,满足血液里邪淫的热流。

  「啊……可恨……这淫邪罪不可赦的母亲,总有一天我要压在你身上,让我
每次胀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你骚样的肉穴……啊……」

  我咬牙切齿的对自己发誓,一边按奈不住底下热血般的肉棒……

  稍晚,爸妈离开我才走出房间,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大人都上班去了,其
他做学生的一大早都还没起床,所以大宅院显得冷清,我伸伸懒腰来到客厅电铃
声大作。

  「到底是谁?一大早的……」我心里嘀咕着走向大门,邮差递来一封信,是
友恭学校寄来的,心想反正大人不在看看又没人知道,我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

  上面斗大的字写着∶「查贵子弟因旷课次数过多,出席率甚低,并对师长同
学有行爲不检之情事发生,爲求教育深耕,适逢暑假期间,特定本周三实施家庭
访问,藉家长及学校连络互换意见,以收矫正行爲、端正品格之效。导师杨永
泽敬上」

  「天啊!友恭这……这孩子到底干了什麽好事?」傍晚,这是三伯母看到这
封连络函的第一个反应,三伯还不知道这件事,她深怕万一三伯知道恐怕会奈不
住性子,那友恭铁会被修理一顿。

  身爲友恭的母亲岂有不疼爱的道理,不管他多麽坏,总是自己的亲身骨肉,
她心意已决似乎打算隐瞒这件事∶「小刚啊,你不要把学校寄信来的事告诉三伯
哦!」

  「嗯,我不会说的。」说完她歎了气,转身扭动丰满的臀部走回房间,我不
禁嘴角泛起邪笑,这麽肥浪的臀部下一定也隐藏了淫骚的阴户,透过薄薄的衣物,
三角裤的形状清晰可见。

  「哼哼……」似乎除了母亲之外,三伯母更显年轻妖豔,而二伯母却是骨子
里淫乱的女人,这个家族里暗潮汹涌着淫靡乱伦的波涛,连空气中都有三伯母刚
留下的体香……周三,不就是后天了吗?

  「小鬼!你听到没有?」我突然从思潮中回神过来,是淑倩姐在背后叫我。

  「是你啊,淑倩姐。」

  「是啊!叫了半天你都没听到似的。」

  「哦,有什麽事?」

  「我要去市区买东西,你陪我去吧!」

  「好啊!」

  在市区走遍所有的商店,我终于了解女人购物的旺盛欲望,两只脚都发软了,
淑倩姐仍不罢休的跟店员杀着价,好不容易买齐东西,我们决定到公园找个板凳
休息。

  「小鬼,你真没用,走一点路就一付快死的样子。」

  「唉,走了两个小时的路不累才怪哩!」

  「哼!才这麽一下子而已,真是中看不重用!」

  「嘻嘻……在床上的时候你却不是这麽说喔!」

  「你……你讨厌啦!」淑倩姐握着粉拳没好气的做势捶过来,我笑着骚她痒,
她提着东西跑开,夜晚公园路灯映在她的长发上,显的熠熠引人,她步向草坪上
气不接下气的又笑又喘。

  「嘿嘿……可让我捉到你了……」

  「……」

  「淑倩姐,你怎麽不说话?」

  「……」

  「淑倩姐……」

  「嘘……」她示意不要出声,我好奇的朝她眼神的方向看去,隔着矮木丛的
板凳上坐着一个看似中年的女人,这女人的背影……

  「咦!是妈妈!?」

  「啊!真的是二伯母。」果不其然,那人是二伯母没错,不过她今晚有些不
同,一身深蓝色的连身洋装,平常很少看她穿的同色高跟鞋,嘴唇也抹上口红,
大卷发看起来刚吹整过……

  「奇怪,妈怎麽这个时候会在这里?」

  「莫非……她是来这里会情夫的?」

  「要死啦!怎麽可……」淑倩姐话还没说完,远远的一个男子身影逐渐走近,
二伯母也察觉了,那男人……

  「啊!是家荣……」

  「啊!是家荣哥……」我和淑倩姐差点惊叫出来,没想到这情夫的真面目竟
是家荣哥。

  「嘻嘻……妈,你今晚真美呀!」

  家荣哥一屁股往二伯母身旁坐下,手更顺势搭在二伯母肩上,乍看宛如一对
情侣。

  「家荣,有人知道你出来吗?」

  「妈,放心吧!就算有人看到我出门,家里的人也绝不会相信我是来这里跟
自己母亲幽会的,哈哈……」

  「那我就放心了。」

  「妈,你今晚特别漂亮哩!是不是迫不急待的想念我的……」

  「你……你这孩子……你这样迷惑妈妈,爲了淑倩的幸福,我没的选择。」

  听到这,对于躲在矮木丛后的我们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这其中似乎另
有隐情。

  「嘿嘿……反正尝过妈妈的滋味再上姐姐也是一样的。」

  「家荣……你……你这个恶魔,你答应我让我替代淑倩的,你怎麽可以食言
……!」

  我和淑倩姐无声的倒吸一口气,没想到二伯母这麽做完全是爲了淑倩姐,我
别过脸看着她死灰的脸色,彷佛不可思议的瞠目结舌当中。在这昏暗夜色里,这
不爲人知的阴谋正一点一滴的抖漏出来。

  「呵呵……我说妈,别那麽天真,这得看你的表现才可以,如果你能用这风
骚的身体让我爽,我可以考虑考虑。」说着同时,家荣哥手挪往二伯母臀部抓了
一把。

  「你……我……我怎麽会生出一个恶魔来……」

  二伯母低声啜泣了起来,好一会儿接着又说∶「那……那你说,我要怎麽做。」

  家荣哥脸上浮起阴沈得意的狰狞面目,上下打量眼前令人心动的妈妈,并暗
自思忖如何让她露出淫骚的原形∶「嘿嘿……首先,把丝袜脱下吧!」

  「在这里……?」二伯母环顾四周虽有矮木丛及几棵橡树遮蔽,但不及二十
公尺处却有稀蓼的行人走过人行道,万一不慎岂不让人看到。

  「就在这里,妈。」

  「……」

  二伯母怯怯的把手伸进裙内,将丝袜顶端缓缓自大腿根处褪下,眼神不时瞟
向二十公尺处的地方,接着用一种女人自然而优美的姿态,脱下高根鞋把足踝仅
剩的丝袜去除,然后再将高根鞋穿回线条柔美的双脚。

  「亲爱的母亲,以三十几岁的女人来说,你拥有一双足以引诱所有男人的美
腿……呵呵……接着,我要你把胸罩脱下,然后露出你漂亮的奶子……」

  二伯母难堪的拉下背后的拉炼,解开带子卸下胸罩,双手遮胸犹豫着下一个
动作……

  「快把手拿开,别让我生气!」

  家荣哥一声斥喝,她再度望着人行道,紧咬下唇眉心紧蹙,这才将手缓缓垂
下。

  「呵呵……很好,妈妈的奶子真是罪恶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这麽看,但是每
次都让人忍不住赞歎呀!」

  二伯母坚挺丰满的乳房赤裸在外一览无遗,这是我第二次亲眼目睹,但仍免
不了口乾舌燥的欲火焚身,面对这种画面身旁的淑倩姐可是头一遭,就看她目不
转睛的注视着自己母亲,曲线柔和的肩膀下,两个形状硕大的乳房袒裎眼前,不
知觉伸手玩弄起自己的奶子,我知道这匹淫兽,早已意淫非常,于是悄悄扶住她
的臀部,在两股之间游离。

  「够……够了吧!会被别人看到的。」

  「妈,别害羞了,你心底是期望被人看的。」

  「胡说,我……怎会……」二十公尺处有人走过,隐隐听到说话的细碎声,
二伯母心头一震到嘴边的话随即吞了回去,迅速的双手掩胸……

  「嘿嘿……呵呵……妈,别说这麽多了,就算有人看到也绝不会知道你是谁
的。」

  「家荣……你……你这孩子……你要多少人看到我这不知羞耻的身躯才会高
兴,你……你饶了我吧!」二伯母哀求着。

  「不行!你不管姐姐的死活吗?」

  「我……」二伯母清楚自己的立场,尴尬的无言以对。

  家荣哥突然起身蹲在二伯母双腿对面。

  「哼哼……我想你会让儿子看你的阴户吧!」

  「你……你说什麽?」

  「妈,你听到我说的了。」

  「家荣……你不要这样羞辱妈妈……我……」

  「少罗嗦,快照我的话去做!」

  二伯母低垂着眼脸,默默的张开双腿,似乎羞耻着让自己的最隐密的部位,
完整的展现在儿子面前。她的下体黑压压的一片,由于灯光昏暗看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仍能从白皙的皮肤强烈的对比下,让蓬乱的阴毛无所遁形。

  「妈,你的阴唇看起来像是少女般鲜嫩呢!」

  「不……不要说出来。」

  接着家荣哥用手拨开两片大阴唇,细小凸出的肉芽登时一览无遗。

  「呵……妈,你有点湿了。」

  「不……不要……不要这样看。」

  面对家荣哥强烈的目光注视,二伯母显得难爲情的坐立难安。家荣哥丝毫不
动心,继而伸出手指插进穴里……

  「呜……不可以……家荣……把手指抽出来……啊……」

  「妈,你的洞很紧啊!是不是有点痒?」

  「胡……胡说,我怎麽会……」

  「想要比较大比较硬的吗?」

  「嗯……不……不要……」

  家荣哥索性将手指缓缓抽插了起来,二伯母穴内受到挑逗,臀部轻微的摇动。

  「快承认吧!你想要男人的鸡巴对吗?」

  「喔……嗯……不……不要这样……」

  「你是淫蕩的女人,快承认吧!」

  家荣哥加快手部的动作,二伯母逐渐的失去控制,淫穴不断的渗出蜜汁。

  「啊……我……我想要男人的鸡巴……你快停止……嗯……」

  从二伯母说出鸡巴这等淫语,家荣哥像获得征服感瞬即停止动作。

  「好,现在你慢慢爬过来,我底下的鸡巴等着你来安慰呢!」

  二伯母只好被动的弯下身躯,狗爬式的靠近他两胯之间,肥臀随着爬行颇有
节奏的颤动着,一双巨乳左右摇摆,一时之间淫色姿态煞是让我难以把持,而荣
哥早把硬挺的阳具掏出,并示意母亲的美唇给予口交服务。

  这时躲在矮木丛后的我们早已淫欲泛滥,淑倩姐鼻息越来越沈重,我解开她
胸前排扣和胸罩,两个奶子瞬即蹦出,我贪婪的吸允起乳头,她也一边搓揉我胯
下坚挺的硬物,并不时乾舔嘴唇,一副浪样丝毫不输给她妈妈。

  在另一边的二伯母此刻朱唇轻啓,首先舌尖在龟头上端刺激儿子的马眼,接
着舔着香菇帽沿,怎麽看也不像是被强迫的主动着,家荣哥眉头皱起注视母亲因
吸吮而双颊深陷的脸,涂抹口红的嘴唇紧密的贴在肉棒边缘,一时淫心大起∶

  「妈,你何不玩弄自己的阴唇,那里已经湿透了……」

  二伯母一定遭家荣哥肉棒腥味所刺激,淫意渐起,非旦不加拒绝反而顺从的
将手深入跨下,手指熟练的抚触阴唇,洞口鲜嫩的穴色,在昏淡的月光下衬着路
灯,让人恨不得沖过去狠狠的奸淫一番。

  「嗯……呜……嗯……哼……」

  二伯母骚样毕露,臀部配合着呻吟声不停轻微摆动,此时淑倩姐蹲跪身旁,
手指翻开内裤自己不停的骚弄着溢出蜜汁的阴户,另一只手更快速的上下套弄我
的鸡巴,害我差点发出声来。

  「喔……妈……你很会……弄啊……嗯……」

  「嗯……呜……哼……啊……」

  「不……不行……停下来……快停……」

  「呜……啊……嗯……嗯……」

  「快……快停下……来……啊……停……」

  家荣哥粗鲁的把二伯母推离胯下,难以强掩自己的狼狈,不禁脑羞成怒∶

  「贱货!别以爲这麽简单就可以饶了你,还没呢!现在,坐到我的大腿上,
我要狠狠的干你的穴。」

  二伯母舔着嘴边的淫液,似乎性感了起来∶「我会让你插的,孩子……我该
让你尝尝妈妈的味道……你才不会这麽恨我……」说罢,毫不顾及身爲母亲尊严
的跨坐在家荣哥身上,并迫不急待的伸手扶着鸡巴对準穴口,二伯母一百八十度
的转变令我感到诧异,刚才爲了维护女儿贞节,还悲泣生了个恶魔,现在却主动
的向儿子求欢,她竟是这种天性淫贱的浪货,难怪一双儿女亦会败德至此。

  「妈,别着急,我要你说,你是不是淫乱的婊子啊?」

  二伯母淫欲高涨,肉穴刻不容缓的需要被充满,难以抑制洞内肉壁阵阵刺痒,
不禁痛苦异常∶「儿……儿子……快……快给我……好痒呀……啊……」

  「那就快说!你是不是淫乱的婊子?」

  「是……是的……我是淫乱的婊子……快干我……啊……」

  「哼!果然是骨子里不贞的女人,说你要我插你哪里呀?」

  家荣哥尽其玩弄自己的母亲,沈醉在二伯母痛苦兴奋的发疯状态,这精彩的
乱伦淫戏看得我两眼冒火,淑倩姐更是疯狂的用手指在穴里抽插起来。

  「啊……这……这我说不出来……」

  「不行!你给我说出来!」

  「啊……!」

  家荣哥使力的抓掐她的奶子,另一手肆无忌惮的拍打二伯母的肥臀,即使在
夜色下依然清晰的看到露出的白皙臀部,烙上数个的掌印。

  「插……插我的肉穴……快……呜……嗯……」疼痛之后带来被虐的快感,
二伯母臀部压在家荣哥大腿上使劲的磨蹭,手指陷进他的皮肤,表情一副癡迷淫
态,看得家荣哥再也沈不住气,挺直硬棒丝毫不差的,猛然刺进母亲淫液泛滥的
肉洞。

  「啊……」

  二伯母肉壁骚痒感获得暂时的满足,不禁忘我的叫了出来。淑倩姐亦全身火
烫难受,靠进我的身旁低声的喘息∶「用你的鸡巴进入我……」

  我早已箭在弦上,迅速的把她扑倒,扯开三角裤腰部一挺,彼此的下体得到
紧密的结合,我望着那边在家荣哥身上上下起伏的二伯母,而我在这里进出她女
儿的骚穴狂乱的抽插,格外有一股升天的快感。

  「下贱的妈妈……怎麽样……儿子的鸡巴……味道如何……啊……」

  「嗯……大鸡巴儿子……你的那支好硬好大……哼……喔……」

  「喔……我要你用力……用……用力插妈妈……啊……好舒服……干我……
把我的骚穴干穿……妈妈是你的……以后随时让你……插我……的下面……」

  「哼……啊……干死你这个婊子妈妈……你这人尽可夫的……浪货……嗯…
…」随着他们的呻吟浪语,彷佛火上添油般,我更粗鲁的奸淫着淑倩姐发浪的淫
穴,一手遮着她的嘴,深怕她情不自禁喊出声来。

  而二伯母似发疯般上下猛烈撞击,两个奶子也激烈的震动着,肥穴与肉棒相
互摩擦发出滋滋的声音,在这静谥的公园四周来来回回的人三五成群,冒着被发
现或被偷窥的危险,二伯母几乎忘我的沈醉在疯狂的乱伦野戏里,不断发出交欢
浪叫。

  听在耳里显得额外的刺激悦耳,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了,阴囊猛然的收缩,一
股浓热的阳精顿时全数倾泄在淑倩姐的肉洞深处,淑倩姐几乎流下眼泪般高潮抽,
臀部挺起使我的精液射入更深。

  「啊……啊……妈妈……我要射精了……我不行了……」

  「喔……给我……大鸡巴儿子……用力的射进来……我要……你射进妈妈的
洞里……啊……快……我要高潮了……」

  「嗯……喔…………」

  「哼……啊……好烫……好多……用力射……啊……」

  就在两人相互紧拥拼命嘶喊后,一会儿家荣哥像泄了的气球倒在二伯母身上,
我和淑倩姐也一边收拾,一边互相抚慰着对方。

  「嘿嘿……妈妈你真是淫蕩啊!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果然还是成熟的中年
女人懂得这门享受。」

  二伯母仍瘫痪在草坪上,家荣哥望着地上的母亲,淫穴还溢出自己的精液,
心里达到前所未有的性虐满足,拉起拉炼他由上往下鄙视着刚才宛如母狗的妈妈,
纷乱的连身洋装充满皱褶的拉上腰间,下体的阴毛残留着混浊的液体,女性成熟
丰满的耻丘毫不遮掩的暴露眼前,二伯母虚渺的眼神透露出意犹未尽的体内灼热
感。

  「呸…真是淫蕩的母亲,你的身体反正我已经用过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变
成一只母狗,让所有的男人骑在你身上,将阳精毫不留情的射满你全身!更赤裸
裸的拆穿你虚假的神圣面具!」家荣哥说罢丢下二伯母消失在幽暗的公园彼端。

  家荣哥不耻自己的母亲是可以理解的,自始至终二伯母连女人遭受威胁逼奸
所应有的羞耻反应都没有,取而代之的却是积极淫乱的求欢欲望,这真是一只比
淑倩姐更胜之的淫兽,或许家荣哥是深深爱着及维护自己母亲的,极可能这其中
有不爲人知的秘密,致使他由爱生恨。

  「妈妈果真如你所说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哪。」

  淑倩姐眼睁睁看着弟弟羞辱妈妈,良久才有感而发。

  「是啊,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这般容易的占有她……」

  「可……可是……家荣的宝贝……真吓坏我了。」

  「嘻嘻……你果然也流着和二伯母相同的血液呀……」

  「小……小鬼,你别胡说!」

  「嘻……」

  就在我们窃窃私语的同时,二伯母已经恢複神智,静静的穿整衣物,脸上看
不出是喜是忧,这样的表情我上回也看过,那次惨遭逼奸之后还说了一些我听不
懂的话哩。

  随后她再度环顾四周,看见地上湿一大片的内裤,她曲身拾起,呆若木鸡的
注视着白色裤底,沾上自己淫液而惨不忍睹的部份∶「我绝不能让家荣侵犯自己
的姐姐。」

  二伯母自言自语,淑倩姐感受到母亲强烈的维护与关怀,不由得温柔的看着
妈妈,不管她是如何淫贱的女人,始终都是爱着子女的啊!

  「家荣是我的儿子,我要把他占爲己有,绝不让别的女人碰他!」

  二伯母说的斩金截铁,眼神不时泛着坚决的意志,然后把那件沾汙的内裤,
收进了皮包里,一个孤弱的女人若无其事的,渐渐消失在黑暗深处,留下在原地
如遭当头棒喝的我们两人。

免责声明:若本站收录的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syiting@protonmail.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12-2018 dyc666.top. All Rights Reserved.